话当年——烽火丹心汪锋、王铭轩二三事

来源:中红网    作者:张麒祥    人气:    发布时间:2021-01-31    
       登楼赏月光,江渡似腾骧,两岸灯明灭,三江影莽苍,觉凉添征衣,展图思戎方,初尽运筹意,晨曦映北窗。
       1949年10月6日,时任十九军政委的汪锋在经历牛蹄岭战役大捷后,到达汉江白河县城。当晚恰逢中秋节,他登上县城国民党中央银行大楼推窗赏月。这是他即兴赋诗。诗中英气在身,豪情满胸,表达了一个革命者的坚定信念,无穷力量和对未来的美好希冀。
岁月流淌,时光穿梭,七十有二弹指一挥间。今天读这首诗让我们不禁想起遥远的战争年代的烽火烟云,想起汪锋与王铭轩的多次交往,亦乡亦友的往事……
      (一)
       上世纪1936年正是中国向何处去的关键之时,这一年在中国发生了一件震惊中外的西安事变。张、杨两将军扣押了不抵抗的蒋介石,后来在中国共产党的力主下张、杨释放蒋介石,和平解决西安事变,促成了国共第二次合作及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形成。此间为了对付亲日派重兵征讨西安,中国共产党派徐海东、程子华等将领率红军十五兵团和杨虎城的许权中独立旅驻扎在蓝田至潼关一带,双方共同组成联合阵线阻止国民党中央军对西安的征讨。派驻许权中独立旅的共产党特派员汪锋也随部队来到蓝田,在蓝田开展了轰轰烈烈的抗日救亡运动。
       1937年1月28日在蓝田西关召开了五万余人参加的纪念淞沪抗战五周年大会,王铭轩时任德泰祥钱庄老板也从郑州专程赶到家乡蓝田参加这次大会。五万多人的大会在蓝田历史上可谓盛况空前,大会由赵伯平主持并做报告,杨虎城部独立旅许权中、汪锋和红军十五军团的代表周碧泉出席大会。会场内外人山人海,五颜六色标语贴满大街小巷,鲜艳的红旗在城头和西关会场迎风飘扬,用柏枝搭成的彩门也显得格外醒目。王铭轩有生以来头一次见到在蓝田有这么声势浩大的场面,他的心弦一下子被这沸腾的声音震撼了。他在想共产党真不一样啊,把这么多庄户人家发动起来绝非易事,共产党一出手就如此得民心,不同凡响,看来将来的天下迟早是他们的。
       美国女记者史沫特莱和英国记者詹姆斯.贝特兰也由王炳南陪同出席大会。大会庆祝西安事变的和平解决,宣传共产党《八一宣言》精神,宣传张、杨的八大主张,大会发表了《宣言》和《告蓝田各界人民书》。会后数万群众手持彩旗,高呼口号,浩浩荡荡涌向街头游行。英国记者贝特兰多年后在她所写的《中国第一幕》一书中这样说道“这次大会使农民都被很好的武装起来了”“这是一次武装示威”“西北这场运动已经有了一个群众基础。”
       会后王铭轩很想见一见汪锋和赵伯平这两位在蓝田进行革命活动,被家乡人传的神乎其神的共产党人。他大步来到县城穆家巷红十五军团驻地玉山考院,门前两个红军小战士持枪站岗,穿着不同服装的人进进出出,显得十分繁忙。王铭轩向岗哨说明来意后哨兵告诉他“汪锋同周碧泉刚巧在院内。”王铭轩小心翼翼走进院内,正想打听汪锋在哪个房间,只见一个个头不高年约二十五、六岁身穿陕军独立旅军装的青年男子从房内走了出来,一开口便笑着说道:“兄弟是汪锋,那位找我?”王铭轩连声答应。汪锋笑着说:“不知这位老哥找兄弟有何贵干?”王铭轩见此人是汪锋,不由自主仔细打量。只见汪峰态度和蔼、朴素实在,眉宇间透露着一股英气,浑身上下充满蓬勃向上的活力。他正想抱拳施礼,汪锋却微笑着将双手伸了过来与他握手。两人在院中一个石桌前坐定。王铭轩自报家门:“兄弟王铭轩蓝田白鹿原人,西安德泰祥钱庄经理专程前来拜见乡党。”汪峰眼睛一亮,“先生莫非就是白鹿原赈灾救民的王铭轩先生?久闻先生大名,兴教办学,赈济灾民的事迹已在西安和蓝田广为流传。今日一见方知先生真乃热血男儿爱国爱民之人。”王铭轩拱手说道:“不敢当,不敢当!你和赵先生在家乡的大名早已如雷贯耳,也让兄弟十分佩服,你们在家乡闹革命发动农民抗粮抗捐抗丁,后来又组织渭华起义,真是了不起。今日一见想不到你竟如此年轻,气度不凡,你们共产党真有能耐!”汪锋笑着说:“王先生过奖了,实际上共产党人和老百姓一样都是极普通的人。”汪峰看到王铭轩是一个有正义感,积极向上的老乡,又进一步开导他;“只是我们代表了穷苦大众的利益,为了普天下劳苦大众的翻身解放而奋斗。就像今天,为了抗日救亡我们大家走在了一起。往后凡是抗日的,大家都是朋友。今后抗日事业若有需要王先生帮忙之处,还希望你鼎力相助。”汪锋爽朗地大笑起来,王铭轩也大笑起来。最后王铭轩表示:“今后有用的着兄弟的,绝不含糊。”这最后四个字包含了王铭轩后半生的心血意志与力量。两个人一见如故,谈得很是融洽。这时值班员喊开饭了,只见他们每人领到的只是两个红薯一个黑馍一碗玉米糊一碟咸菜,汪锋挽留王铭轩一起吃饭,王铭轩推说有事便告辞出来。
       王铭轩这次家乡之行同共产党的短暂的接触,初识汪锋,已使他对共产党有了新的认识。共产党人的生活简朴,谦虚礼让,官兵一致,尤其每个战士的民族自尊心和革命的乐观态度在他心灵深处产生强烈震动,受到一次深刻的洗礼。这,在王铭轩未来的人生中是一个及其重要的转折点。
      (二)
       从1937年1月与汪锋等人结识后,就同这些共产党人有了不解之缘,成为好朋友。此时王铭轩在西安成立一家新公司——大千贸易货栈,从事贸易往来,同时又组织了三个运输队,承担西南、西北、山西、河南前线的军运任务,多次用自己的运输队,把重要的军用物资运送到前线,运送到陕甘宁边区。运输队多次遇到日军的轰炸,行程异常艰险,多次王铭轩身先士卒亲自带领运输队长途跋涉,特别是向中条山运输药品的驮队,他更是格外关照。不管是棉纱药棉或是各种散剂、片剂、丸剂、酒精等物品,他都坚持给每匹骡子驮架上分别驮装,即使有骡马被炸翻,但是剩余的也能顺利到达前线。抗战的烽烟中,王铭轩看到的是一个个英勇不屈的身影,他们不畏强暴,勇敢杀敌,誓死保卫家乡的英雄气概,给了王铭轩极大的鼓舞和力量。回到西安的第二天他就多方筹措,先从钱庄取出库存银两,又向兄弟公司拆借一部分,还不够,再向商界朋友、向老乡、向自己的亲戚,能想到的,能找到的,都找了一个遍,凑成一万大洋,亲自驾车给省后援会送过去。一万大洋在当时是非常大的数字,王铭轩一次捐赠。
       随着战争的进展,战斗变得更加残酷。由于陕甘宁边区被国民党政府封锁围困,物资供应日趋困难。这时汪锋想起了西安德泰祥钱庄的王铭轩,请他想办法帮助解决边区急需物资。王铭轩利用商界的关系为边区政府筹措大批粮食药品布匹茶叶等,他还用现洋将汪峰开出的物品清单一一落实,存放在东关货库和大白杨仓库中,由西安八路军办事处的工作人员化装成商人直接从库中提货。
       不久汪锋又再次登门,请他务必帮助把陕甘宁边区使用的“边币”兑换成全国流通的银元。边币兑换银元这可给王铭轩出了一个大难题。他久久地看着汪锋半天没说话。因为边币在西安根本不流通,边区与西安之间敌人封锁很严,一旦查出就是通共就要杀头。但是汪锋交办的事就是风险再大,王铭轩也要干。“好吧,兄弟。”他攥了攥拳头。汪峰双手握住他的手,一时未能说出话来。之后王铭轩先通过存贷方式,直接付现洋给汪锋,然后又通过老友毛虞岑找到胡宗南部队的关系,开出了通往边区的通行证,再派人到陕北购买毛皮盐巴中药材,这样可以消化一部分边币。为了兑换更多的边币王铭轩还利用自己在西安商界人缘好,脸面熟的条件,亲自到三原泾阳凤翔宝鸡等地找那些经常到陕北做生意的人,先给他们提供边币,让他们到陕北使用,一担生意做完王铭轩再派人用现洋结账,多退少补。兑换边币,说是兑换,实际上是帮助边区政府解决紧缺的硬通货,是纯粹的帮忙。王铭轩每次都大包大揽把边币收下来,并付给汪锋现洋,而自己则想办法把边币化整为零,慢慢消化掉,兑换不了的,消化不了的,只能按坏账处理,总之不能让共产党朋友吃亏。
       抗战时期王铭轩和西北局共产党的联系是通过他在东关的仁太和大药房以及蓝田鹿走镇的中共地下交通站进行的。汪锋等共产党人从王铭轩那里究竟得到多少钱,为部队筹集多少给养,为边区解决多少急需物资,王铭轩从不记账,谁也说不清楚。
       在抗战最艰苦的岁月里,党中央和陕甘宁边区通过两条战线打破了国民党的经济封锁,一条是实行生产自救,开展大生产运动,上至中央领导,下至普通干部战士,自己动手开荒种地,纺线织布,丰衣足食。另一条路是通过统一战线所开辟的各种渠道,与国统区做生意,发展贸易搞活经济。两条战线所起的作用,一条相当于自己“造血”,另一条是相当于从外部“输血”,相互配合,互相弥补,最终粉碎了国民党的经济封锁,使陕甘宁边区渡过难关。王铭轩作为西北地区共产党汪锋的朋友,我党重要的统战对象,在陕甘宁边区艰苦岁月里,冒着危险慷慨解囊,为边区克服困难,发展经济,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三)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投降,举国上下一片欢腾,王铭轩也和全国人民一道欢庆这个来之不易的胜利。然而蒋介石贼心不死,抗战胜利不到一年向我解放区发动进攻。解放战争是从李先念领导的中原军区突围那一天正式开始的。这一重大事件又把汪锋推向了历史舞台的中心,历史也同样给王铭轩赋予了一个重要角色。
       1946年6月26日蒋介石三十万大军围攻我中原解放区,以李先念、王震、郑位三等为首的中原军区奉命向北突围。中共中央指示西北局做好接应工作,汪锋接到西北局书记习仲勋命令后,立即带了五名随员从马栏出发,他化装成国民党少将,一路上还算平静,顺利到达约定地点黄沙岭。9月中旬汪锋和李先念相会在丹凤县,24日中共豫鄂陕边区党委宣布成立,汪锋任书记和军区政委。
       豫鄂陕根据地的成立国民党当局十分恐慌,他们发动了大规模的围剿,并进行严密封锁,根据地的经济变得力不从心,物资供应相当困难。这时汪锋又记起了王铭轩,想请这位老朋友再次出手,由于当时敌人在通缉他,不便出面,于是派一位叫赵子和的同志到东关仁太和大药房,秘密会见王铭轩。一天自称“白鹿原货郎”的赵子和搭乘一辆马车来到西安东关。他首先通过仁太和药房的伙计打听王铭轩,小伙计告诉他王掌柜在东大街的大千贸易货栈。第二天赵子和又扮成进货的“齐老板”来到东大街。王铭轩正在贸易货栈上房内,听说一位买药材的老朋友寻访,立即将客人请到后房。双方一见面,王铭轩觉得客人面生,忙问道:“老哥眼拙,请问兄弟尊姓大名,找我贵干?”赵子和回应道:“王掌柜你真是贵人多忘事。咱们见过一面呀,我姓齐名林,做药材生意。今天想和王掌柜做一笔大生意,因为事关商业机密,我想和王掌柜单独谈一谈。”说着用余光扫了一下旁边的伙计。王铭轩立即示意伙计退下。赵子和压低声音说:“不知王掌柜还记得汪锋不?”一听“汪锋”二字,王铭轩脸上倏然变色,马上制止道:“先生慎言。”说完快步走出房门,见四下无人,又返回屋内,问道:“先生是如何认识汪锋的?”赵子和没有正面回答,反而神秘地问道:“王掌柜还记得‘淞沪’二字吗?”王铭轩听到淞沪二字一愣随后回答道:“记得,记得,‘胜利’!”原来王铭轩和汪锋在抗战期间多次接触,两人最后一次见面时,汪锋告诉他,今后如果有急事而他不便来找时,会派人来,联络暗号是“淞沪”回答是“胜利”。
       确认了赵子和身份后,王铭轩喜出望外,连忙抱拳说:“先生果然是汪先生派来的。我虽然不是共产党,确是共产党的朋友。国共和谈破裂后,西安形势紧张的很,50万人的城市竟有五六千特务,他们四处搜捕共产党,动不动就抓人,闹得人心惶惶。这次不知汪先生派你来有何事,说出来,我一定照办。”赵子和直截了当地说:“汪先生请你帮忙解决一些活动经费。”王铭轩说:“眼下物价飞涨,德泰祥钱庄也很困难。既然汪先生求我,说明他比我困难。凑巧,货站还有袁大头银票五千元请拿去先用,以后若再有需要,尽管吭声。”王铭轩缓了口气继续说道:“为了避免特务跟踪不要再到货栈来,也不要去钱庄找我,接头地点改在莲湖公园的奇园茶社,那里人多嘈杂反而安全。”说完,王铭轩取出银票交给赵子和。赵子和说:“下次来接头的也不一定是我。”于是双方约定了新的联络暗号,握手而别。
       伍仟元大洋的银票对于处在敌人包围中的汪锋,对于艰难中的根据地乃至于对整个西北局来说,那可真是雪中送炭呐!
      (四)
       莲湖公园这是西安历史与文化悠久的一处名园。唐代西内太极空的正南门(承天门)所在地。明代秦王朱樉在这里建了一座自己的王府花园。利用其高低不平的地势,引注通济渠水,开凿人工湖泊,广植莲花因此得名“莲花池“。清代对其进行疏浚,至1916年更名为莲湖公园。莲湖公园水面宽阔,微风起时,涟漪荡漾。湖心建有一岛,以假山亭榭园圃点缀风景,更有茶亭饭舍掩映其间,是一处纳凉休闲的好去处。奇园茶社就设在此地。
       说起奇园茶社可不一般。它是当时中共中央社会部领导下西安情报处的秘密联络点,经理是西情处机要科长王释奇,他的公开身份是《秦风日报》经理。奇园茶社日常管理则由地下交通员梅永和负责。茶社大门两边有幅对联,上联“奇乎?不奇,不奇亦奇”下联“园耶?是园,是园非园”横额为“望梅止渴”。这幅对联巧含王释奇、梅永和这两位地下工作者的名字,暗含秘密联络之意。党内同志每逢来此,望其对联,会心一笑,有一种“到家了”的感觉。奇园茶社的投资人是西情处地下电台台长兼后勤负责人王志廉,他是我党领导下西情处的一个重要成员,其公开身份是“春生永车行”老板。起初西情处的秘密联络站设在西安碑林附近的府学巷20号,这里来往的人较多,为了避免敌特的注意,西情处决定再建一个联络点,主要负责和共产党的同情者及社会各界其他人士的联络,搞统一战线工作,搜集和传递情报,于是就建了这个以茶馆为掩护的第二秘密联络点。王铭轩因生意上的事情和王志廉多有来往,两人成为好朋友,而梅永和又是王志廉的把兄弟,如此一来王铭轩成了这家茶社的常客。可见王铭轩不仅是共产党高级干部汪锋的朋友,还是我党西情处的统战对象。
       奇园茶社设在湖心岛上,位置僻静但来此谈生意的人却很多,成为西安城里三教九流、各类人物云集的地方。茶馆环境幽静,场地简洁不奢华,来客不分等级喝茶聊天,常常是茶客满座,人声鼎沸,谈起事来声音互相遮掩,这就给地下工作者提供了有利条件。
       今天王铭轩就在奇园茶社与汪锋派来的李文同志接头。王铭轩拾级而上,来到奇园茶社,走进翠湖轩房间。伙计沏好茶,王铭轩脱帽坐定,静等李文和他接头。不多时一个头戴黑纱礼帽,身穿青色稠袍,鼻夹墨镜的人掀帘而入,看到此人这身打扮,王铭轩下意识站了起来,木讷的看了片刻,心里直犯嘀咕,这人不是李文,他是谁?敢进翠湖轩!不等他想明白,“久违了,王掌柜。”来人双手抱拳坐在椅子上。“是你,汪……”王铭轩话到嘴边又缩回去。“不错,是我!”“你怎敢,外面狗那么多?”“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再深的龙潭我也敢闯!”汪锋气定神闲笑着说道。原本安排好李文来接头,前几天在执行另一项秘密任务时不幸被捕,事情十万火急,没有更合适的人选,汪锋便亲自出马。汪锋一边喝茶一边小声对王铭轩说:“最近前线仗打得很激烈,敌后方我们的地下交通站又遭到敌人破坏,物资非常缺乏,现急需两车药品和七千大洋。这是药品清单,三天后老地方接货。”所谓老地方就是东关仓库、大白杨仓库。说完,汪锋提高了声调:“多谢王掌柜!大生意,大手笔呀,佩服,佩服。”挑帘,扬长而去。
       全国解放后,1950年4月汪锋在北京参加第一次全国统战工作会议后回到西安。他在中共西北局传达会议精神时讲道:“我们要统一党内思想,提高对统一战线工作的重要性和必要性的认识,不要以功臣自居,忘记或者放弃那些曾经帮助和支持过我们的人,我们要着力解决和纠正‘左’的关门主义倾向。”汪锋特别以王明轩这个党外人士为例,印证西北局如何贯彻落实党中央统一战线精神的。他说:“在长期的革命斗争中,在我西北局遇到一个又一个危难时刻,王铭轩伸出朋友之手,援助之手,帮我们渡过一个又一个的激流险滩,走向波澜壮阔的海洋。他与我们共产党人风雨同舟,出生入死,忧国家之忧,急共产党之所急,这就是我党统一战线精神的光辉体现。”汪峰的话是对王明轩最中肯也是最好的评价。多年之后,汪锋再次见到王铭轩时拍着他的肩膀,诙谐地和他说道:“感谢你呀,我们西北局的‘提款委员’”。
       从西安事变后,从认识汪锋的那时起,王铭轩对共产党就心悦诚服,感到这些人是国家栋梁,中国未来希望,所以他帮助共产党义无反顾,不求回报。他一诺千金,只要汪锋交办的事,上刀山,下火海也要办到,甚至不惜生命。在国共两党你死我活的斗争中,王铭轩的心理天枰早已站到了共产党一边。他支持共产党,盼望共产党解放全中国,让全国的老百姓翻身解放。
       穿越历史的天空,远眺战争的风云。今天虽然汪锋、王铭轩早已长眠地下,但他们的风骨与精神却万古长存,他们为中国革命的胜利,为中华民族站起来,披肝沥胆,宁死不屈,执著前行所做出的丰功伟绩,将永远铭记在我们心中,镌刻在共和国的光辉史册上,也将激励着我们在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中继续坚持统一战线,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为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而努力奋斗。(作者:张麒祥)
编辑:杜静伟
 
责任编辑:张麒祥
首页 | 资讯 | 关注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房产 | 娱乐 | 旅游 | 图片

Copyright 2009-2021 人民民生网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京ICP备100018号  技术支持:琢玉网络

电脑版 | 移动版